888真人开户

当前位置:888真人开户 > 企业荣誉 >

红杏枝头春意闹(图)

2019-05-05 19:15

  全国青年歌手大奖赛给许多年轻歌者带来的是一生命运的转变,把他(她)们的名字刻入了时代。例如,1984年第一届比赛中,关牧村、殷秀梅都是二等奖的获得者,她们今天在音乐界的位置不用多说。第二届,专业组民族唱法一等奖是,二等奖是阎维文,三等奖是董文华,后来他(她)们几乎是各类大型文艺晚会的必到演员,“晚会歌手”由此而来。专业组通俗唱法二等奖韦唯、三等奖毛阿敏在中国歌坛煊赫一时,她们独特而有质感的歌声一直为人们认可和称道……他(她)们如同一颗颗恒星一样,一直闪耀在中国的当代歌坛。

  1966年6月27日,宋祖英出生在湖南古丈县岩头寨乡一个只有3户人家的苗家村寨里,童年的她是在母亲的背篓里度过的。她的父母都是极其纯朴又毫无艺术细胞的山民。1981年7月,宋祖英初中毕业,时逢古丈县剧团招收演员,学校的老师推荐她报考。当时,宋祖英的父亲刚刚病逝,她强忍着悲痛走进考场,最后她被县剧团录取了。1988年,在长沙举行的全国歌手邀请赛中,宋祖英一首带有苗家风格的《阿哥莫走》技压群芳,夺得大赛的金奖。担任大赛评委的音乐教育家金铁林慧眼识珠,收她为自己的学生。后来,她获全国青年歌手大赛专业民族唱法第一名;演唱的MTV作品《十八弯水路到我家》、《辣妹子》、《好日子》、《爱我中华》分别获全国星光奖一等奖和MTV金奖,其中《好日子》获第五届全国音乐电视大赛最佳演唱奖。2003年11月,宋祖英在世界著名的音乐殿堂维也纳金色大厅举办了独唱音乐会,以美妙的歌喉和优雅的风姿征服了挑剔的欧洲听众。

  阎维文是中国音乐家协会理事,国家一级演员,总政歌舞团青年男高音歌唱家。他在全国举办的各种声乐比赛中频频获奖:1986年获中央电视台第二届全国青年歌手电视大奖赛专业组民族唱法第三名;1988年获第三届全国青年歌手电视大奖赛专业组民族唱法第一名;1989年在全军文艺汇演中获演唱一等奖;1990年获第二届全国影视十佳歌手称号;1992年荣获中国“金唱片”奖;1993年、1995年两年被评选为全国听众最喜爱的歌手第一名;1997年被授予全国听众最喜爱的歌手“特殊荣誉奖”……

  文艺兵出身的孙悦在1992年中央电视台青年歌手大奖赛中只获得了专业组通俗唱法的第三名,但是在当年比赛获奖的前三名歌手里,她在歌坛的发展却是最好的。1994年孙悦的一首《祝你平安》几乎飘扬在家家户户的收音机里,1995年她的第一张个人专辑《心情不错》问世,获“95优秀金榜磁带奖”,正式晋升为国内一线集长篇电视剧《年轮》,在剧中同时扮演两个角色,表演功力增长不少,为向全能艺人的方向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1996年11月第二张个人专辑《伙伴》在国内强力推出。主打歌《感谢你》、《伙伴》延续一贯的健康问候。1998年1月主演了北京电视台贺岁话剧《好戏连台》、贺岁电视剧《家和万事兴》等。同时又推出了贺岁唱片《欢乐中国年》,专辑中的歌曲《幸福快车》、《爱人辛苦》获广泛好评。2000年1月成为韩国旅游形象大使,为进一步促进中韩两国的友谊及文化旅游交流的发展做贡献,同时推出其新专辑《怎么HAPPY》。2004年孙悦成功转型,于5月推出了风格全新的专辑《她和她们》。

  那英眼下算得上中国流行歌坛人气最旺的女歌星了,但谁会知道,当初那英能进“谷家班”拜谷建芬为师,还多亏了一场青年歌手大赛。据她的恩师谷建芬回忆:“那英当时托人给我听了盒带,还行,问长得如何,来人说一般,我说那再说吧。后来在歌手大奖赛上见了那英,觉得不错。上后台找到她,‘你是那英啊?’‘是。’‘你就搬到我们培训班来住吧!’大英子当时就跪下了!”

  虽然在当时的比赛上那英并没有获得名次,但是倘若不是因为这次比赛,恐怕她这匹“黑马”就不会被谷建芬这个伯乐发现了,中国的流行乐坛恐怕又少了一位大姐大。

  毛阿敏当年以一曲轻快、明丽、朗朗上口的《思念》勇闯中国青年电视歌手大奖赛,并一举摘下专业组通俗唱法第三名。从此,她就带着她的“思念”,飞进了千万普通百姓心中,同名专辑亦突破当时的“天量”,几乎所有的人不论走到哪里随口哼的就是“思念”的曲调。后来,毛阿敏又锋转急下,杀入电视连续剧主题歌演唱的阵列中,为中国近200部电视剧配唱了主题歌和插曲,其中最著名和流传最广的歌曲包括《渴望》、《篱笆墙的影子》、《不白活一回》等。在当时电视观众对电视剧主题歌(插曲)这一概念的认识几乎还等于零时,毛阿敏的声音大量充斥着荧屏,不禁使人眼前一亮、心头一震———原来电视剧的主题歌亦如此动听。

  谷建芬是毛阿敏的“发现者”,她回忆说:“这孩子运气不好,比赛里头总是得第三。”不过,当年的青年歌手大奖赛上,谷建芬连第一名都没看上,就是相中只拿了三等奖的毛阿敏,毛阿敏的实力可见一斑。

  从上世纪80年代末开始,内地流行乐坛一扫模仿港台歌曲的风气,吹起了一股强劲的西北风,《黄土高坡》《我热恋的故乡》、《走西口》等等大量西北风格的歌曲流行。一时间,拥有宽广音域的豪放派歌手大行其道,杭天琪也就是在这个时期的青年歌手大赛上脱颖而出。说起大赛对于人生的改变,杭天琪说它让自己从一个业余歌手变成了专业歌手,参赛那年的年底她参了军,把歌唱变成了未来的事业。

  朱哲琴是真正意义上走向世界的一位华人女歌手,但她最初只是青年歌手大奖赛的亚军。从《丹顶鹤的故事》到《黄孩子》到《阿姐鼓》到圣桑的《天鹅》,她仿佛拥有特异能力般的歌唱技巧,透过本身丰富的内涵,唱出“充满智慧”的旋律。娇小的身躯,婉转的歌喉,毫不造作的真假音转换,把自然界与人间最协调的声音,做了最好的诠释。

  湖南人张也和湖北人李琼有很多特别相近的地方,她们都参加过两届歌手大赛,都很受观众喜爱,都长得比较乖巧,都是典型的南方女子的身材。但是翻一翻她们的参赛经历却发现两人的道路截然相反。张也第一次没有进入决赛,第二次从10名之外勉强挤入三等奖成为获奖的最后一名。而李琼则是从特殊大奖滑落到未进决赛。当初跌跌爬爬的张也如今已经成为音乐学院的老师,坐上了歌手大赛的评委台。

  满文军的参赛经历好像并不顺畅,参加过很多类似的大赛,每每到场评委们都会惊讶地发现又有这个小青年,于是无形中“比赛专业户”的绰号流传开来。小满的心理素质不是很好,在关键时刻经常会手脚发麻,声音颤抖。如愿以偿地获得成功,是1996年的第七届全国青年歌手大赛,一首《懂你》打动了千万观众,评委也感叹他的执着和艰难。如今,这首歌依然是小满的标签。满文军说自己起初参赛只是为了证明自己在音乐上的天才,所以获奖之后小满再次回到歌厅,一干又是半年。直到有人找到他,他才明白获奖真的会给一生带来改变。

  从广东发迹的歌手林依轮当年还是个满身港味的“时髦”青年,在1994年的第六届全国青年歌手电视大奖赛上,他的一曲《爱情鸟》为他赢得了专业组通俗唱法二等奖。之后他的首张个人专辑《爱情鸟》顺利问世并大卖,1999年他又推出专辑《爱在2000》。如今的林依轮,在唱歌之外,还涉足广告拍摄、节目主持人等领域,逐步走向成熟。

  对于当年的一名普通服务员许丽丽来说,1986年的青年歌手大赛确实改变了她的生活。作为天津代表队的一名队员,她获得了1986年第二届全国青年歌手大赛业余组的冠军,这也是天津历史上的第一个歌手大赛金奖。当时她的知名度超过了专业组的亚军韦唯、季军毛阿敏和王虹,回天津时,她受到了英雄凯旋般的迎接,奖品是一个两居室以及一台18的彩电。她一下子觉得这个奖得的太重了,荣誉是千万天津人的,于是之后怀着报恩的心情在天津歌剧院扎根了5年。5年之后因为个人情感问题来到北京,如今在北京开了文化传播公司。回忆多年前,她说,人生难得有几次精彩,握有一次就足够了。

  1986年6月,第二届全国青年歌手电视大奖赛,专业组冠军是沈阳的苏红,她以《我多想唱》、《三月三》参赛,这些全新感觉的歌曲从此在全国风靡一时。后来苏红获得了很多的机遇,出书办学校,可是人们还是觉得她越来越远,渐渐不见了。

  甘萍,总政歌舞团国家二级演员,以一曲《大哥,你好吗》红遍全国。1994年在全国青年歌手大奖赛中获专业组通俗唱法三等奖。1999年,《水宝贝》又获中国原创歌曲总评榜季选“十大金曲奖”,并在多部电视剧中演唱歌曲。之后曾在各类晚会上留下些星迹,然后就不怎么露面了。

  1988年,第三届青年歌手大赛如约进行,与上一届大赛截然不同的是此次比赛中的许多歌曲都颇具特点。《黄土高坡》、《我热恋的故乡》等充满地域色彩,表达对于故乡的热爱。随即中国流行音乐爆发了一次革命,“西北风”成了音乐界的主流风潮,中国音乐凸显了强劲发展的势头。李杰、张强代表了这一风潮的最初启动,李杰是第三届大赛专业组的第一名,张强获得了第四届专业组通俗唱法的二等奖。如今的张强早已离开歌唱圈从事幕后的制作,而参赛前已经出过两张专辑的李杰之后苦学创作,6年之后才又出了专辑的第三张,他说用自己的音乐才能表达自己的心情。

  从全国青年歌手大赛里冒出来的优胜者,并非都能在歌坛一帆风顺地发展下去。也有好多千挑万选的实力歌者如同天边划过的流星,光芒闪亮而短暂,他(她)们渐渐远离了大家的关注。比如,1988年的第3届大赛业余组通俗唱法一等奖获得者陈汝佳因故在歌坛消失(直到2000年才复出《同一首歌》),专业组通俗唱法一等奖蔡虹红获奖后很快结婚生子后无影无踪,二等奖安冬定居美国,三等奖范琳琳当了妈妈之后淡出歌坛。1990年第4届专业组美声唱法第一名张峰后来因情感变故退隐幕后;1994年,专业组通俗唱法一等奖爱新觉罗·启迪也离开歌坛;1996年,业余组通俗唱法一等奖朝鲜族歌手具莲玉因为家庭原因,彻底与歌坛绝缘……

  歌手大赛全球都不鲜见,但在中国,它是很特殊的,因为它是一个背景,它折射了中国歌坛20年的发展历程。尤其是在唱片业还不发达的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那时候,没有星探,没有唱片公司,歌手大赛几乎成为培养歌星推出新人的惟一途径。竞赛的舞台成为众多年轻歌手腾飞的基地,多少歌手凭借一曲成名,多少丑小鸭从这里开始变成了白天鹅。

  更加特殊的是,在过去的20多年间,中国的歌曲大赛一直是“一枝独秀”,由中央电视台主办的全国青年歌手大奖赛一直是国内知名度最高的专业大赛,眼下国内歌坛正当红的歌手十有八九都是通过全国青年歌手电视大奖赛而走红的。所以有人说,20年来的全国青年歌手大奖赛,是中国歌星的第一摇篮。虽然现在的各种歌唱大赛越来越多了,年轻音乐人不一定非得参赛才能成名成星,但是回首中国歌坛的第一造星摇篮,凝视从这里升起的一颗颗歌坛恒星或流星,仍然能给我们很多惊叹和启示。作者:本报记者钱杰

来源: http://www.kickbend.com
责任编辑: 888真人开户


相关阅读:888真人开户